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我们生活在一个最不浪漫的时代    -[]
Time:2007-09-16

“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是最不浪漫的年代,连我身边的年轻人都这么认为。”

-姜文从威尼斯铩羽而归,为宣传《太阳》做客《锵锵三人行》。

“这不是一个能够深交的时代了。”

-两年前,《世界》遭到恶评,贾璋柯醉酒后和我一个记者朋友冯睿聊天。

“和巴黎相比,北京现在天天都在过年。”

- 旅法摄影师曾年经常回国,我和他在德国之夜活动上邂逅。

“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在哪里?不在纽约、东京,而是北京!在北京,能找到任何你想象得到的好玩的东西。”

-2个月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我的一个开保时捷的同学对另一个刚从伦敦回国的同学说。

前段时间给一个杂志拍摄记录片导演专题。很可惜,因为出差伊犁,没能够拍到贾璋柯。我很想问他点事。可是,我和他聊什么呢。我现在的脑子,一片空白。

这是一个什么时代啊,CIAO! CAO!! CHAOS!!!

Photo/Claudio Asquini


  Posted at  2007-09-16 10:32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我也喜欢 :)
Posted by stone ()  at   2007-09-17 23:17:38  [回复]

你终于开始恢复最初那种思考的状态了。这种感觉至少我喜欢。
Posted by mmliu ()  at   2007-09-17 09:42: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