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石榴牌    -[]
Time:2009-12-28

几天前,在北大看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因为去的晚,溜边坐在最靠过道的位置。半响,一姑娘摸到我的座位旁。

“请问这儿是十六排么?”

“石榴牌?”

懵懵懂懂,我脑袋转了个够,心想,没记得刚唱过这个曲牌啊。

我坚决地摇了摇头,姑娘继续往前摸行。

过了2分钟,见那姑娘蹭蹭地从前面往我这边走来,想必眼睛已经适应了剧院里的光线。她不由分说,一脚跨过我的膝盖,便走边嘟囔:“明明这里就是十六排么!”

9个小时,很庆幸,我确是入戏了,痴痴地。

最后一个晚上,电话里,我和白老师说:有好多地方,我的眼角是湿润的。不全是感动,是浸到里面的开心、淫心。

昆曲真是天下第一黄物,仅那一声声“姐姐、姐姐”,都让你销魂入骨。


  Posted at  2009-12-28 02:49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用日本庭园配牡丹亭,妙啊。
天生会讲故事的人才记得细节。在豆瓣上看到的评论是洁本,这里才敢道明为何开心。丽娘小姐说,感君情重,不觉泪垂,莫不是为此。
 回复 Coco 说:
还真只有你记得如此清楚!
(2010-01-03 23:00:38)
Posted by Coco ()  at   2009-12-30 02:41:55  [回复]

呵呵 入戏了
 回复 某蓝 说:
哈哈,是啊。
(2010-01-03 22:50:08)
Posted by 某蓝 (http://helenhere.blogbus.com)  at   2009-12-28 09:24:1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