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悼曾颖    -[]
Time:2007-03-14

前天,XQ给我电话,告诉我曾颖在以色列出车祸的事情。

在新华社同事的时候,她和我都是可口可乐小组的,所以还比较接近。

这个数字算不幸还是幸运呢,她是我身边第一个比较接近的人被车祸夺走生命。

同事的那段时间,很多记忆已经模糊,更何况我浆糊一样冷却坚硬起来的大脑。我只记得,她的嗓门有点大,经常把我的名字喊得比较响些。而其实你我的经验,是很愿意自己的名字被别人高声喊叫的。所以,对她更有了好感。

记得后来各自去了外企,后来老公驻外,就嫁凤随凤般地到国外,直到这次去了以色列。

中间有过几次短信、若干不多的电话。只是告知彼此音信而已。江湖湍急,往往打个照面,就此别过。

现在,我居然已经想不起来,最后一次是何时以及何地。

报纸上说,她在外面的身份,除了妻子,还是记者助理。

看来她走的时候,还是同行。

其实这条路,大家未尝不都是同行?只是早晚而已。

小曾同学,大伙儿问候你了,一路走好罢。


  Posted at  2007-03-14 00:15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听到这种消息,总是那种空空的,张开手 抓不住地难过。生命怎么这么脆弱。走了,就没有了吗?.......想不通。
Posted by mmliu ()  at   2007-03-14 10:02:0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