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手    -[]
Time:2008-09-24

突然的,我很讨厌冲洗照片。

药液的酸楚,温度的变幻,还有感性的搅拌,然后是影像无法自控地溢出。

过来握握我的手吧,他是干的,过多地摩娑在胶片上,它正好需要你到滋润。


  Posted at  2008-09-24 02:3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还是拥抱一下吧
 回复 北纬 说:
谢谢老兄。
(2008-10-06 02:46:12)
Posted by 北纬 ()  at   2008-09-24 17:07: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