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不翼而飞    -[]
Time:2006-07-22
Zhu Justin,您好!
 
    7月19日下午4时左右,由于一台服务器出现故障,致使用户7月份以来的部分日志暂时无法显
示,对此我们深表歉意。目前技术部门正在处理相关的数据恢复。经确认,受影响的已发布日志数据约需一周左右时间可以完全恢复。在此期间,用户可以正常访问和发布。
===========================================
以上是BLOGBUS给我发的一封回信。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用户都收到了这封信。或者只是VIP用户有这个被单独知会的权利。
博客不就是日记吗?这感觉就象青春期的你写日记,写着写着突然发现日记本变薄了。喔,原来有几页被妈妈撕下去了。乖乖,等着她给你开批斗会吧。不过她也太离谱了吧,这次整整差不多撕走了一个月的。
人类生活在网络世界里,不安全感只会与日俱增,我们存储的空间越大、看到的东西越多、越快,失去的感觉也就越强烈。就像古人最HIGH的死法充其量也就是五马分尸之类的,现如今可以随随便便给你在万米高空整个五内俱焚。医学里有脑死亡的说法,如果那天我们的电脑再也不能工作了,是不是也算离死不远了?
关键是,现实世界里,我也是个爱丢东西的人。到目前为止,以下是我最近没有找到的东西:曼福陀三角架、一只保洁用的大塑料桶、一个手机充电器。充电器也就罢了,前2样东西都是庞然大物,好端端居然在我家不翼而飞,难道是到了虚拟世界里去了?还是闹贼了?
下回如果我不见了,这里看见的人可得给我爸妈报失。见者有份的

  Posted at  2006-07-22 18:22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