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微弱者的呼吸    -[]
Time:2008-06-27


我住的客店附近,有一间教堂。

所以在响彻开罗城的清真祷告声中,我的耳朵间或能传进教堂悦耳的钟声。但是很微弱。

这一路走来,在所有清真寺的宣理祷告声中,伊朗的声音是最好听的。那里的声音洪亮爽朗,似猛虎下山。在伊斯法汉市中心城堡的夜晚甚至还偶遇如夜莺般美妙的童声。迪拜的声音好似浑浊一些,阿曼的声音听过两天,很微弱,也许是因为我住的是一个小镇;到了亚历山大和开罗,感觉是《四面埋伏》的现场,高昂,但多苍老。

今天坐地铁。地铁里过道上有液晶电视。画面是一个曼妙女郎,衣着性感,在演绎一个mv。12点的钟声一过,外面突然排山倒海般的诵经声通过地铁喇叭涌入乘客们的耳膜。液晶电视好像迟疑了一会儿,她努力想切换过去, 可是也许是线路的问题,没有能够马上得逞。迟疑有2秒钟,电视上出现了拖拽现象。一半是诵经的大字、一半是女郎的身影,相互叠加。我看了一下电视的牌子,truman。

真是楚门的世界么? 

 


  Posted at  2008-06-27 10:38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