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下半身诗人沈浩波    -[]
Time:2004-05-27

某俱乐部给我连发了2封邀请信,邀请我参加周末一个活动,标题是《“心藏大恶”——沈浩波个人专场诗歌朗诵暨新书发布会》,一封是通知时间地点,另一封是道歉,更改时间。

于是有机会网上找来沈的大作拜读,在沈的上半身想来,女人的那东西是用“把”来度量的,比如其名作《一把好乳》。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这些诗歌如此容易成名,仅仅是下半身的威力吗?如果说木MM等是用身体写作,那其实我们男根作家也是逃不了用身体写作,只是用的是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别的女人的身体罢了。

后来想想,从《好莱坞大亨》到《少女之心》,我们不也是一直下半身阅读过来的吗?也没有任何不适。

部分摘录,更多

一把好乳

她一上車
我就盯住她了
胸脯高聳
屁股隆起
真是讓人
垂涎欲滴
我盯住她的胸
死死盯住
那鼓脹的胸啊
我要能把它看穿就好了
她終於被我看得
不自在了
將身邊的小女兒
一把抱到胸前
正好擋住我的視線
嗨,我說女人
你別以為這樣
我就會收回目光
我仍然死死盯著
這回盯住的
是她女兒
那張俏俏的小臉
嗨,我說女人
別看你的女兒
現在一臉天真無邪
長大之後
肯定也是
一把好乳


  Posted at  2004-05-27 23:37  Edit | Trackback(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