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父亲的烦恼    -[]
Time:2004-05-08

拖欠工资的事情,会成为父亲拂之不去的烦恼。哪怕是想这样的母亲节前夜,三言两语过后,还是这个话题。老人提到了反腐倡廉的网站、或者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或者是《南方周末》。他可以不要回这8年的工资,只要让这些寄生在政府温床上的要员们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唉,身在异乡,虽然是中国最高权利的集散地,却深感无能为力。每天看到一些城市的市长为这为那去道歉,可道歉后面的代价都是一条条人命。天高皇帝远,父亲的事情,在这些官员眼里,也许就是用一只鸡毛掸子就可以掸掉的小事,只可惜父亲不认这个理,一直对着他们吼叫,让他们不免地害怕,不时地稍加安抚。

我想我是该想办法帮帮父亲了,一个是媒体管道,再就是法律程序。


  Posted at  2004-05-08 00:36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