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鼠年    -[]
Time:2008-02-08

这么大,好像第一次过年,不在家人身边。

怪怪的。

无论是在暖和的家里,还是午夜驱车,狂奔在硝烟弥漫而空旷的北京大街上,都有一种无法安顿自己身体的异样感觉。

打电话回家,妈说,今年是你爸的大年,你爸属鼠。去年不是你的年,但是你运气还不错,没出什么乱子。

鼠年到了,要闹一闹,到处跑一跑。

三十和KEN夫妇去三里屯小厨吃年夜饭,吃到最好吃的叉烧包。隔日又吃到KEN老婆给我带的龙游发糕,真希望一个月不要刷牙。

刚看亲情苦情儿童片《长江七号》, 建议各地政府组织民工免费观看过年,特别是现在滞留在城市过年的那些兄弟。把他们置身在另一种黑暗中,一种安全、不寒冷、可以握得住幸福感的黑暗。

看到这里的,都给你们拜年了。

开心大吉。


  Posted at  2008-02-08 00:2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这几天正忙,祝你新年好!我的祝福总是很质朴。
 回复 mocca 说:
谢谢,不知道你们怎么过节,估计那边应该不热闹把。
(2008-02-13 09:22:36)
Posted by mocca ()  at   2008-02-10 20:13:22  [回复]

No fear in aloneness,
Happy New Year!
 回复 xiaobei 说:
no that fear at all, i have all of you, hehe...
(2008-02-13 09:23:44)
Posted by xiaobei ()  at   2008-02-08 18:38: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