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周密    -[]
Time:2008-02-01

“我经常独自旅行,去领受人们及大自然所给予的震撼和感动。但在很多时候,我觉得相机和胶片常常
是无能为力的,而心灵的感光却那么地灵敏和强烈。”

这是周密在他自己个人网站上的MY NOTE,写于2002年,现在看来,其词依然闪烁。

周密是我喜欢并欣赏的国内为数不多坚持传统影像风格的黑白摄影师,片子风格凝重、粗狂、男人味十足。当然,他现在一直在纽约呆着。

这是他发在fotoyard上的Ocean Beach系列,凝重里兑了些许别的感觉。 

由于一次偶然的约稿相识,到互相通信聊天,直至最近我买机器与我分享很多困扰我的技术问题,周密示人以坦诚、热心甚至过多的谦和。

他身上,有铁道工程师的慎密、Art director的创想,和摄影师的敏锐。

周密,又名shishamo。江湖闻名已久,我却不解其义。

期待看到他的彩色片。


  Posted at  2008-02-01 12:08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老周早搬去旧金山了
 回复 TACA 说:
是啊,我后来才知。
(2008-05-18 08:01:23)
Posted by TACA (http://taca.blogbus.com)  at   2008-05-14 10:27:5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