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邾公子的视觉札记 An Imaginary Portrait of Pigwing
只要孩子愿意, 他此刻便可飞上天去, 溜回到那锦衣华盖、霓裳笙歌的邾国, 好生玩耍... ...

几组杂志片-那些跳起来也够不着的    -[]

发几组杂志片。

《城市画报》2月情人节合刊发了10P的瑞士专题。版面干净简洁,我很喜欢,还有一些我自己的文字。

另外,财经杂志的摄影专刊《lens》的一月下半月刊也刊登了几组瑞士的幸福人像,非常详细介绍了这次Happy@60摄影展。

还有,最近在帮《心理月刊》拍摄一些片子。这里放的是一个老人养老的专题题图,以及几组人像的片子。崔卫平和苏紫紫,放在一起是不是很奇怪?

别人拍穿的,我就拍脱的。别人拍不穿衣服的,我就想拍穿得严实的。对于苏姑娘,说句玩笑话,我终于成功拍到她穿着衣服的样子。她,其实就是一个学生。

 

Posted by  at  2011-02-28 00:14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5) | Trackback(0)


春运故事    -[]

 

 

 

 

 

 

爸老了,虽然依然声若洪钟、思维敏捷。让你心疼的,不是脸上松弛的皱纹、衰败的皮肤,而是举手投足间,渗在身体里的,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苍老感。他还是喜欢在吃晚饭后在电视机面前突然沉沉睡去,让你无数次怀疑他不能再醒过来的时候,突然大叫一声,目光如电,色迷迷地看电视里的内衣广告。

当了几十年的郎中,他老和我说,一个人健康不健康,有几个“快”:吃饭快、排便快、入睡快。这几样,他都还沾着。所以,老子还很健康。做儿子的当然了解他,我觉得,他到死前一天,也差不多能做到这些“快”。

回家给老爸带了几盒螺旋藻A,也许是作为回赠,回京前的那个晚上,老爸塞给我一瓶东西。春药。哦,春药啊!我看着这个纳言的在小镇开诊所的郎中:“爸,我很好还很年轻啊,不需要吃这个的。” 老爸严肃的目光一亮,突然让你看到了藏着的智慧:“这个,没副作用,好东西,吃了更好!”

这是迟到的成人礼?还是荒蛮年代男人之间的可怜的鼓励?或者是这个南方小镇新兴的礼仪?

走在小镇的街上,墙上没有太多办证的小广告,更多的是“枪*支、迷*药、黑车、假币”。生在如此一个无法坐怀不乱的年代,老爸没赠我一包迷药、一支枪上路,多少让我有些失望。

我把春药放进旅行包,运回北京。这,就是我的2011年的春运。

 

Posted by  at  2011-02-15 14:2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6) | Trackback(0)


幸福是蛋定地扯蛋    -[]

十五天,十五个模特,一天邂逅一种幸福人生。 

二零一零年的五月,在浓雾和白雪、阳光和绿甸并存的阿尔卑斯山区,我用镜头叩开这十五位五零年出生的瑞士人家门,倾听他们的点滴幸福哲学。相对于瑞士人的低调、甚至保守的生活方式,完成肖像的过程犹如从公共电车上直接跳入一条幽谧的密道,曲径通幽,在主人的指引下,瞬时抵达幸福的后花园。理性的电车以分秒为单位开往固定的站点,而后花园的喃喃自语却把我带入无边的梦境。 

瑞士多农夫、多山泉、多奶牛、多绿野仙踪。几个世纪以来,无数名人来过这片阿尔卑斯脚下的土地都驻足不前,选择归隐山林,安享晚年,俨然是一幅幅陶渊明式的士大夫水墨山水卷。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理念,与此暗合。 

十五位现代隐士,尽管呈现给我截然不同的生活形态和兴趣爱好,但是在安宁、家庭、亲情等字眼上万流归宗。幸福即自我满足。2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所诠释的这个定义,至今仍然适用。 

比较总是蹩脚的,但是有了比较,才照见过去的自己比现在长得更周正。当我们重新回到关照内心,幸福是一个永恒的定量。

Where: 798大河画廊(北京)、Egar Frei私人画廊(伯尔尼)

When:已经开始了,到9月底结束。


Posted by  at  2010-09-22 01:41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21) | Trackback(0)



共9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